Girard-Perregaux

传承与使命

“GP 芝柏表刚刚度过 225 周年华诞 ― 如此悠久传承,就是我们的使命所在。它要求我们:沿着先人开拓的道路继续前进,把先辈们构筑的品牌特质之一 ― 创新精神永续发扬;承袭制表厂自成立以来就屡屡创下的辉煌成就 ― 研发和打造能够成为业界典范的表款;最后,继续贯彻品牌二百多年来赖以扬名立万的风格、愿景、胆识、品质和人们对它的记忆,使其一脉相承。我们想说,沉淀了两个世纪的精湛工艺,是成就 GP 芝柏表的匠心传奇。自 1791 年来便是如此。而今,GP 芝柏表的当前表款更是捍卫着这一传承。这正是我们的神圣职责。”

Antonio Calce

首席行官

01
1791 年,日内瓦

Jean- François Bautte

GP 芝柏表的历史发端于 Jean-François Bautte 的作品。这位日内瓦制表师兼珠宝师在 1791 年推出了首批作品,直到 1856 年 Constant Girard 与 Marie Perregaux 夫妇携手创立 GP 芝柏表,并于 1906 年收购其制表厂。

Bautte 于 1772 年 3 月 26 日在日内瓦出生。12 岁时,成为孤儿的他开始了自己的学徒生涯,做过珠宝匠、金匠和表壳组装工。活泼热情和专心致志的性格让他成长为专业的制表和机器刻花 (guillochage) 工匠。除了工匠天赋之外,他还具备出色的商业才能。Jean-François Bautte 从 1795 年起就开始到外面出售他的作品。他建立了自己的制表厂 (法语:fabrique),而这也是当时史上最综合全面的制表厂:有 180 名工人在厂内工作,加上 120 名外包工匠协助。

除了在日内瓦的专卖店之外,Bautte 还在巴黎和佛罗伦萨各有一家分店。与俄国和丹麦皇室的书信往来,印证出他与欧洲精英阶层的密切关系。他的名声已经大到所有声名显赫的外国来宾一旦来到日内瓦就必定会去他的制表厂,其中包括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如巴尔扎克、大仲马和日后的维多利亚女王。

Jean-François Bautte portrait
Jean-François Bautte watch
02
起源

拉绍德封

位于瑞士纳沙泰尔州 (Neuchâtel) 的拉绍德封被称为“制表之都”。自 17 世纪末开始,这个小镇便在制表业的带动下蓬勃发展。1794 年被一场大火吞噬了整座城市后,19 世纪起,这里开始执行一项伟大的城市规划方案。宽阔而笔直的街道从东端延伸至西端 ― 这正是太阳的运动轨迹。房屋的高度也受到严格的控制。在一个人工照明落后的时代,制表师因而能够享受到最佳的照明 ― 阳光。这一放眼世界都独一无二的特点使拉绍德封被载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因此,自然而然的,GP 芝柏表选择在这里生根发芽。然而,GP 芝柏表并没有选择全新、但没有灵魂的 20 世纪初建筑,而是将制表厂放在了一幢经过精美修复的历史建筑内。

拉绍德封 - 起源
拉绍德封- Manufactures
03
制表厂

瑞士制表业的支柱

由于自主研发和制造各种零件,GP 芝柏表的「制表厂」地位当之无愧。品牌对完美的追求,不仅通过时计的外观表露无遗,也在不为人所见的部分下大功夫:机芯。

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将机芯视为一项技术元件的同时,更提升整体结构,使它们具备独树一帜的特色。特色鲜明的时计令 GP 芝柏表屡屡摘得最高荣誉,比如 1889 年在巴黎世博会上展出的三金桥陀飞轮表 Esmeralda 荣获金奖。

制表厂 - 瑞士制表业的支柱
制表厂 - Watch
04
新市场

征服世界

19 世纪下半叶,寻找新市场成为了 GP 芝柏表的重中之重。在一个路途漫长且凶险的年代,制表师们动身前往遥远的地方。

1859 年,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的连襟 François Perregaux 前往新加坡并且在那儿待了一年,然后前往日本定居。他发现那里的计时系统与西方盛行的计时系统完全不同,这意味着时计将无用武之地。他决定生产新奇的原创表款,结果受到日本富人阶层的极大青睐。品牌与日本之间的悠久渊源由此开启。

1865 年,GP 芝柏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设了专卖店,由 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的另一位连襟 Henri Perregaux 负责。这家店出售制表厂最高档的时计:陀飞轮表、三问表和其他表壳装饰奢华的复杂装置时计,令那些富有的南美人爱不释手。

新市场 - 征服世界
新市场 - Watch
05
精密计时学

对超高精度的追求

计时学的诞生可追溯到 19 世纪中期。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很早就对陀飞轮产生了兴趣,因为陀飞轮能实现非常规律的运行。他将研究重点放在机芯的实际结构以及机芯部件的形状上。到了 1850 年代中期,他开始研究在机芯上安装一种具有三个平行板桥的陀飞轮调节器。带有这种装置的时计于 1867 年的巴黎世博会上展出,为他赢得了第一块奖牌。

1957 年,GP 芝柏表的制表师推出了 Gyromatic ― 一种超薄自动上链系统,使超薄时计的生产成为现实。这一理念在 1965 年达到巅峰:全球第一款高频率机械机芯 Gyromatic HF 诞生,频率达到 36,000 振次/小时。

而在 1960 年代末,认为时计归根结底就是精密仪器的瑞士制表师们,决定通过使用石英在这个领域更进一步。GP 芝柏表在 1971 年推出了有史以来在瑞士生产的第一枚石英表,其振动频率为 32,768 赫兹,此频率日后成为全球制表厂的基准。

精密计时学 - 对超高精度的追求
06
从构思到实物

研发

从时计初步理念到最终成品需要一定的时间。初始理念的形成是一个冗长的过程,涉及研究、分析、比例模型和原型的连续验证和调整。在每个组件的加工、装饰和组装操作都确立后,才能开始生产新的机械装置。

Constant Escapement L.M.的首个原型于 2008 年完成,2013 年起开始量产,为整个时计界掀起了一场技术革命。GP 芝柏表凭借这一创新之举,解决了五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困扰着这个行业的一大问题:恒定动力。然而,这个概念其实出乎意料的简单:将一根硅游丝放在擒纵系统的中央,游丝存储发条盒递减的能量,然后以稳定、规律的方式传递这些能量。

从构思到实物 - 研发
从构思到实物 - Technicien
07
表壳背后

内外兼修之美

由于时计的内在必须与外表一样精美,并且即便是细微的加工瑕疵都会影响机械机芯的正常运行,因此与 1791 年时一样,如今所有零件仍需要由经验丰富的倒角师手工加工。

在生产机芯时,GP 芝柏表使用最具创新性的技术,尤其是在各种零件的开发和机械加工阶段。装饰、组装和调节阶段完全使用传统工艺纯手工完成。要完成这些「壮举」,需要耗费数月时间 ― 即便这些零件往往隐藏在精钢或金质表壳之下,并不「显山露水」。

表壳背后 - 内外兼修之美
表壳背后 - Finition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