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11.09.2020

Bridges 金桥系列新添耀目之作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Bridges 金桥系列新添耀目之作

Free Bridge 腕表及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均采用了独具特色的箭形 Neo Bridge 新板桥,跨越整个主夹板基部。新板桥仍保留 GP 芝柏表的标志性箭形造型,但此次还同时重新演绎了当代建筑中常见的结构。 丰富的历史 让品牌引以为傲,也推动品牌不断创造,一直进步。


拉绍德封的制表大师们对久经考验的
GP01800 自制机芯进行了重新演绎,增添了大量前卫技术。 GP 芝柏表选 用了硅材质制作擒纵及摆轮部件。 硅材质的优点不胜枚举,纵然市面上有品牌采用硅,但并不多见。 它不易腐蚀,不受温度变化的影响,重量轻,且对磁场敏感度低。 这些特性均大有裨益。 例如,有些以传统材质制成的 零件易受温度影响,但是硅材质制成的部件却不易受影响,因而保持走时稳定性。 此外,硅的摩擦系数低,减
低了磨损及能量消耗。


硅材质最截然不同之处在其极高可塑性,可以制成精致复杂的造型,这是传统技术遥不可及的。
2013 年, GP芝柏表推出采用硅质折叶形游丝的 L.M.恒定动力擒纵腕表,屡获殊荣。 硅质折叶形游丝通过往前后曲折为擒纵 系统提供稳定的动力,提升精准度。


如今,
GP 芝柏表再一次巧妙利用硅材质出色的塑型能力,不仅将这种尖端材质用于制作擒纵机构,同时还用 其打造出大型变量惯性摆轮。 大多数时计都配备一种像球拍的零件,它能够改变摆轮游丝的实际有效长度,从而加快或减慢走时。 而在变量惯性摆轮上,游丝的长度是固定的,走时速率是通过可以调节的移动式惯性配 重来改变的。 优点是令摆轮更稳定,减低对震动的敏感度。 其悬吊式设计以及大直径也大大提升视觉清晰度。

 

这次全新推出的表款是我们的制表大师对 GP 芝柏表于 1860 年代创作的著名金桥系 列的重新演绎。 而 Free Bridge 腕表和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具备贯穿现代与未来惊艳的外形且具亲民的格调。
Patrick Pruniaux, CEO Girard-Perregaux.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Slider Image 1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Slider Image 2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Slider Image 3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 Slider Image 4

两款新表的蓝宝石水晶玻璃表镜均有别于传统:采用了全新设计的盒子造型,超大拱弧,别具风格。 要塑造出大弧度拱形造型所需的材料比平常多出四到五倍;而要将其抛光至毫无瑕疵的程度,更需要超凡卓绝的精湛技艺。 在 12 时与 6 时位置之间,是机芯的开口处,令机芯内的零部件得以显露在外。 倒置的机芯令表盘风光无限,通常隐藏在内的各种部件,包括摆轮、 擒纵以及置于表盘顶部的发条盒得以尽绽光彩。 GP01800-1170自动上弦机芯不负品牌在高端制表领域的卓著声望。 机芯采用日内瓦波纹、 倒角、 喷砂及蜗形纹工艺处理。Infinity 腕表的机芯还配备了 18K 玫瑰金摆陀。 机芯还装饰 GP 芝柏表的雄鹰标识,以此证明其为品牌自主打造的机芯。


Free Bridge 腕表与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均配有一种时针板桥,它将观者目光吸引至发条盒与振动的平衡摆轮处。 在 Free Bridge 腕表上,时针板桥经过缎面磨砂与手工倒角处理;而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上的时针板桥 则由缟玛瑙制成,呈现极致纯黑的质感。 时针板桥干练的直型线条与表壳的圆润弧线形成鲜明反差。 Free Bridge 腕表采用 44 毫米精钢表壳,而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则采用了 DLC 镀层,神秘低调。


Free Bridge 腕表采用镂空太子妃式指针,配合悬浮的时标指示时间。 悬浮的时标进一步增强了该表款的三维立 体的设计。 Free Bridge Infinity 腕表用上金色调的交替变换营造不同格调。 两款腕表均配备颜色相配的表带,靠近表耳的表带两端分别饰有鲜明的缝线,缝线与表带颜色形成对比之美。 这个设计将继续发展成为 GP 芝柏表 的标志性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