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22.03.2022

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日内瓦最时尚的珠宝店无疑是Bautte's。难以想象还有哪里拥有如此琳琅满目、成千上万的奇珍异宝——足以令女人为之灵魂发颤;足以让法国女性为之痴醉癫狂;就连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 (Cleopatra) 也按捺不住嫉羡之心,想要掀开棺材板了。
亚历山大·仲马 (Alexandre Dumas,“大仲马”) Impressions of a trip to Switzerland (《瑞士之行印象记》) 1833年

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历史由远见卓识之士照亮。不是指那些仅在个别时刻丰富了具体知识的人,而是那些用独到视野真正影响了时代本身的巨匠。让-弗朗西斯·布特 (Jean-François Bautte) 就是这样一位卓凡智士,鼎鼎威名在钟表发烧友中家喻户晓。也是他带领GP芝柏表走向世界,蜚声全球。

生于1772年3月22日的让-弗朗西斯成长于普通的工人之家,幼年境况凄惨,最终成为孤儿。但是,正所谓“逆境往往给我们机会”,对于年幼的布特也是如此:12岁时他得到一个学徒机会,得以学习雕刻、制表、珠宝和金匠手艺。19岁时,这位年轻的日内瓦人成功出师,创作出他的第一件署名作品。

让-弗朗西斯终于成就了自我。

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Slider Image 1
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Slider Image 2
让-弗朗西斯·布特——时代骄子,风云叱咤 Slider Image 3

在时间的长河里并肩前行

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无论哪个世纪,强强合作都称得上是科学与艺术的启明灯——从共同揭秘基因结构的沃森 (Watson) 和克里克 (Crick),到携手开创现代音乐时代的列侬 (Lennon) 与麦卡特尼 (McCartney)——无不闪耀着并肩前进的光芒。而早在列侬的披头士乐队还未诞生的近200年前,穆利尼耶 (Moulinié) 和布特 (Bautte) 这两个名字已经拨动了日内瓦人的心弦——让-弗朗西斯·布特与雅克·多芬·穆利尼耶 (Jacques-Dauphin Moulinié) 共同组建了表壳装配公司Moulinié & Bautte。十年后,让-加布里埃尔·莫瓦尼埃 (Jean-Gabriel Moynier) 加入;由此,两位“让”和雅克·多芬·穆利尼耶共同组成了Moulinié & Bautte & Cie公司,成为精湛钟表与高端珠宝销售商,产品行销瑞士罗曼德 (Romande) 地区及更广范围。

在这里,在这一时期,让-弗朗西斯·布特真正星芒出鞘,冉冉升起。他在日内瓦建立了自己的制表工厂,第一次将钟表行当的不同工种齐聚在同一屋檐下,于是,一众手工匠人齐心协力,共同推动高端钟表艺术不断向前。当年,在享誉世界的罗纳街 (rue du Rhône)——这个今天依然布满钟表和珠宝巨头的大名鼎鼎的商业街——布特等人打造出一款又一款创新时计和珠宝,以悦目光华惊艳世界。



倾醉于机械美学

尽管让-弗朗西斯·布特也制作高端珠宝和音乐盒,但是他的真正热情在于“异形”钟表——可以是各种造型,但就是不像常规钟表:也许是小巧的乐器、也许是用珠宝装饰而成的花朵和蝴蝶,甚至是手枪——但是散发出来的是香水,而不是子弹。

但是对于他而言,能够真正永恒的——只要腕上手表这种形式不灭就会永远存在的最高光时刻——也许属于他打造的第一款超薄时计。凭此,他成就了不同;也因此,GP芝柏表成就历史威名。时间的流淌以及他的众多高光创新和智慧巧思见证了他的风生水起、欣欣向荣 —— 一家又一家店铺在巴黎和佛罗伦萨遍地开花,一件又一件作品甚至远销土耳其、印度和中国。

 

巨匠崇拜的巨匠

让-弗朗西斯·布特最终成长为一代钟表巨匠,时代骄子,风云叱咤,而且引得大仲马、巴尔扎克 (Balzac) 和约翰·罗斯金 (John Ruskin) 等文坛巨匠纷纷为他抬笔著述。他的显贵崇拜者中甚至包括了印度维多利亚女皇,她曾于在位早期亲自到访过他在日内瓦的工作室。

让-弗朗西斯·布特于1837年逝世,葬于日内瓦的Plainpalais伟人墓园。同年,他的儿子雅克·布特 (Jacques Bautte) 创建Jean-François Bautte & Cie公司。115年后,该公司被瑞士制表商GP芝柏表的主人康士坦特·芝勒德-加莱 (Constant Girard-Gallet) 收购。虽然让-弗朗西斯·布特本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他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并没有被时光尘封——他对GP芝柏表以及整个钟表业的贡献将代代传承,生生不息。